当前位置:CIFPC > 行业研究 >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工程项目管理结合的路径思考

文章来源:一带一路·重庆经济合作中 时间:2016-07-14 17:20 点击:
0
  一、“一带一路”的“三化”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伟大倡议,可谓古丝绸之路的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堪称第二次地理大发现。 
 
  我们尝试用一二三四五六来概括。 
 
  一个概念:“一带一路”。 
 
   二只翅膀:一个是陆上,一个是海上。即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三个原则:共商(集思广益--利益共同体)、共建(群策群力--责任共同体)、共享(人民受惠--命运共同体) 
 
  五个方向:“五通”--政策、设施、贸易、资金、民心相通。 
 
  六大领域:六大经济走廊。新欧亚大陆桥,中蒙俄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国-中国半岛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海上丝绸之路。 
 
  二、“一带一路”与三种秩序 
 
  当今世界,正在形成三种秩序: 
 
  一是文明秩序。以“文明国”为基本单元。“一带一路”将人类四大文明--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串在一起,通过由铁路、公路、航空、航海、油气管道、输电线路和通信网络组成的综合性立体互联互通。 
 
  二是国际秩序。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今天,非西方的产出已超过西方,但非西方国家的国际话语权与政治权力仍然从属于西方。“一带一路”着眼于发达-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现代化,实现南北、南南平衡发展。 
 
  三是公民秩序。以公民而非国家为基本单元。当今世界,权力不仅在东移也在下移,各国都面临着社会化公民运动的内部压力,推动建立全球层面的公民秩序。“一带一路”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五通”消除贫富差距、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等“五大发展理念”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打造包容性全球化。 
 
    三、“一带一路”与三种全球化 
 
  迄今为止,人类经历了三种全球化: 
 
  丝绸之路所代表的农耕-游牧时代的全球化 
 
  工业革命所代表的工业-商业时代的全球化 
 
  “一带一路”所承载的工业-信息时代的全球化。 
 
  如果我们把作为古代东西方贸易与文明交流之路的丝绸之路称之为全球化1.0时代:其单元是文明,载体是欧亚大陆,动力是贸易-文化,遵循“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互赢”的丝路精神。 
 
  近代西方开创的全球化其实是全球化2.0时代:以民族国家为单元,通过海洋实现全球贸易-投资扩张,确立西方中心世界。 
 
  “一带一路”是21世纪的跨洲际合作倡议,开创新型全球化3.0时代:秉承“万物互联”,运用3D打印机、大数据和智慧城市,推动电子商务领域的世贸规则(E-WTO)进程。 
 
   四、“一带一路”与互联互通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一带一路”就是互联互通,即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 
 
  如何实现欧亚互联互通? 
 
  “惟发展之权,操之在我则存,操之在人则亡,此后中国存亡之关键,则在此实业发展之一事也。”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图》中曾描述过中国互联互通梦。 
 
  “一带一路”是21世纪的,网络空间的互联互通是最能体现“一带一路”的时代特色。网络的本质在于互联,信息的价值在于互通。 
 
      五、“一带一路”与我们的关系 
 
   “一带一路”是高技术之路,是以中国资本、技术换取欧亚大市场,推动中国制造成为国际标准,见证中国从农耕文明到工业信息文明的转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5G技术方面具有先发优势,正与欧洲合作引领5G时代的来临。据统计,到2020年,全球70%的人口将拥有智能手机,260亿台设备将实现相互联通。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实施方案衔接工作已基本完成,已陆续出台。方案涉及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投资、经贸合作、能源资源合作、金融合作、人文合作、生态环境、海上合作等八方面。 
 
  初步统计,“一带一路”将涉及65+国家约900个项目,投资金额逾8000亿美元。2016年已进入全面实施阶段,基础设施开工,沿线形成共识。2024年一体化格局形成,沿线国家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基本形成。2049年建成以中国为主的(利益、责任、命运)共同体,“五通”基本实现。   
 
   六、一带一路门户网:推进“一带一路”与建设工程项目管理结合的六点路径思考 
 
  思考一:加快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工作
 
  要本着先易后难、由近及远、因势利导、顺势而为的原则,在现有的发展基础上,能干的先干起来。 
 
  首先,国家层面应已出台推进“一带一路”的“愿景与目标”文件,明确指导思想、原则、目标、任务和发展方向。 
 
  其次,要把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作为重点领域优先推动。 
 
   第三,选择参与热情高、与中国经贸合作基础好、对中国依赖性和互补性强的国家优先推动,并使先期加入的国家获得较大的利益,使这些国家成为样板和示范,吸引其他国家主动参与。 
 
  第四,为企业提供相关国家的投资合作指南,使企业自行选择适宜的贸易和投资地区;第五,要加强文化交流,促进欧亚文明的融合,逐步扩大中国文化的影响和主导。  
 
  思考二:推动跨国产业链合作
 
  在边境和“一带一路”沿线有条件的国家选几个点,建立边境经贸合作区和境外产业园区,将我国成熟的有竞争力产业向外延伸,建立跨境产业链合作机制,既有助于释放我国的经济发展能量,拓展产业和贸易发展空间,巩固我国产业链竞争优势,也可以增强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润物无声”地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具体而言,一是提升我国现有边境经济合作区的发展水平,赋予更为积极灵活的便利化措施;二是进一步推动大湄公河经济圈、两廊一圈及泛北部湾经济圈等地的边经济合作区建设;三是完善境外经济合作区的政策支持;在“一带一路”国家中选择与我关系比较好、政局稳定、资源优势比较突出的国家建立境外经济合作示范区。  
 
  思考三:着手做好法律制度的安排
 
   建立经济合作机制是我国发展与“一带一路”国家经贸关系的基础和保障。要加快发展与部分经贸合作关系基础好、有条件的国家商签相关的合作协定,包括共建丝绸之路合作协议、双边投资保护协定、避免双重征税协定、政府间经贸合作协定、司法协助协定、交通运输协定等。对于条件比较成熟的国家,可以进一步商签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将“一带一路”建设同自贸区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并扩大示范效应。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未必严格按照传统范本,可秉持开放性、多元化的原则,采取先易后难、灵活多样的方式,如先签署框架协定、早期收获计划,只要符合互利互惠原则,双方都能够接受、能够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削弱贸易投资成本和壁垒的协定都可以签署。关键是起步,再逐渐深化和加强,从而编织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将各方利益融合提升到更高水平,最终形成“五通”的经济共同体。  
 
  思考四:要突出新亚欧大陆桥的作用
 
  东起我国连云港、西至荷兰鹿特丹的新亚欧大陆桥,被称为新丝绸之路的陆路交通大动脉,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已在我国连云港建立了物流中转分拨基地,将连云港作为其出海口。从目前中国的地缘政治及现有的基础看,应充分发挥中国已建好的欧亚大陆桥的作用。当务之急,需加强协调和统筹,发挥各地已建成的欧亚铁路运输线的作用。关键是降低成本,发挥综合优势,提高竞争力,实现欧亚大陆桥通关便利化。同时,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好已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的作用,优先实现与中亚及周边邻国的互联互通,共享便利。最终根据我们的海洋实力考虑打通从太平洋到波罗的海的运输大通道,形成连接东亚、西亚、南亚的交通运输网络。  
 
   思考五:务实推动先行先试举措
 
  要使“一带一路”建设从构想落到实处,不应等到所有的设计规划都完成之后再行动,应从能做的先行务实做起来,重点还是要推动产业和经贸合作,道路、货币、人文、交流相配合,最终实现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的自由流动与畅通。对中亚地区,加强与其在能源、原材料、机械、农业等领域经贸合作;对中东欧地区,加强与其在机械装备、农业、能源、金融等方面的产业内贸易和双向投资;对南亚国家,可加大对其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力度。充分发挥亚欧博览会和欧亚论坛等平台作用,创造条件打造一批新的交流合作平台。条件成熟时,推动建立通关一体化标准、产业行业标准、物流运输标准等,以标准的统一来实现政策的沟通和市场的衔接。
 
  总体来说,要使“一带一路”建设达到良好效果,重要的是要深刻领会中央的战略意图,以开放的精神和体制机制创新的举措促进合作发展,国内各省市应根据本地区特点和竞争优势,创造性地发挥作用。亚欧国家看中的是中国的市场,中国的开放红利,相信通过稳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切实可以巩固和发展与亚欧国家的经贸关系,树立中国对外开放的新形象及影响力,最终使开放红利更多地惠及民生。 

联系方式

    地 址:北京安外东后巷28号
    邮 编:100710
    电 话:(010)64515444
    Email:cifpc@cifpc.org